开天录|第七百四十章 城下之盟

推荐阅读:一剑斩破九重天进化之眼九星毒奶沧元图帝道独尊超凡黎明太古龙象诀校花的贴身高手第一序列每秒都在升级
  “我爱她。”

  远离娲曌、羲繇等人,沧海道人制造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冰峰,其上用玄冰造了一座高有百丈的玄冰宝座,巫铁高踞其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乾枭。

  整个沧海神珠所化的世界,其本源之力汇聚在巫铁所坐的王座上,恐怖的天地威严汇聚在巫铁身周,他就好似端坐在神座上的神灵,俯瞰着下方的蝼蚁众生。

  凭空的,一股绝强的,不可违逆的威压轰在了乾枭身上,让本来就无心反抗的他,越发战战兢兢,整个心境防线都彻底崩溃了

  一名实力达到了神明境巅峰的大能,心境就这般崩溃了。

  端端正正的跪在王座下,乾枭很诚恳的告诉巫铁:“我爱她。”

  巫铁有点凌乱的看着乾枭。

  脑子里无数混乱的念头闪过,对比乾枭,审视自己。

  ‘爱’?

  巫铁有点懵懂和茫然,他实实在在的,没有经历过那种才子佳人、刻骨铭心的爱恋。

  他和裴凤,更多的是血雨腥风中相互扶持,一起挣扎求存,活下来的情谊吧?反正,他和裴凤,相互之间,少了谁,都会觉得好似自己少了一块一样。

  这种感情,比‘爱’或许更加的坚固、牢靠一些。

  但是,这种感情,和‘爱’实实在在的,会少了一点点意思。

  甚至巫铁和白鹇……那是一种知音的共鸣?

  嗯,爱情这东西,太复杂。

  老铁不可能教巫铁这方面的知识啊,老铁的本体就是一金属疙瘩,你指望一金属疙瘩明白什么叫做‘爱’么?

  至于巫战,还有娲姆……呵呵,算了吧,这两个家伙,为人父母的,性格上都有极大的缺陷,你指望他们给巫铁作出很好的表率,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巫铁无法确切的明白,什么叫做‘爱’。

  巫铁深深的理解责任、承担,男人的担当等等。

  他就好像一头雄壮的野兽,当外敌侵入自己的地盘,伤害自己看重的子民的时候,他会愤怒,他会咆哮,他会豁出去一切,用尽一切的手段,杀敌敌人,保存子民

  这是一头雄性生物的本能!

  这也是,人类,乃至一切智慧族群,其中雄性生灵最原始的本能。

  但是‘爱’这种过于细腻,过于情绪的东西,说实话,巫铁只是……因为眼前的乾枭,他初次涉猎这个高深莫测,比当年的大武神皇武霸还要难对付的领域。

  “你爱她,所以,你就……引刀一快,把自己给切了?”

  老铁传承的庞大数据库中,乱七八糟的资料可真不少,巫铁脑子里,因为这几个关键词,莫名的冒出来了《葵花宝典》、‘东方不败’之类的新奇词汇。

  巫铁只觉毛骨悚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干咳了一声,巫铁很直接的质询乾枭:“你,脑子没坏掉吧?你……欸,咳咳,你对娲曌……至于这般么?”

  乾枭抬起头来,异常不屑的扫了巫铁一眼,轻轻的、轻蔑的摇了摇头:“所以,小孩儿家家,你不懂。我对曌妹……哪怕她因为那个混蛋的淫-威,对我如此的冷淡,冷漠,看似不近人情……我甘之如饴。”

  闭上眼睛,满脸萦荡着幸福的笑容,乾枭轻声道:“在她的冷淡、冷漠之下,我知道,其实,她是爱我的……我才是她的初恋,她是爱我的。”

  巫铁无声的骂了一句很难听的脏话。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也无声的骂了一句比巫铁刚才出口的脏话,还要下流数倍的脏话。

  三人同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胳膊上鸡皮疙瘩一片,汗毛一根根竖起来,真犹如钢针一般。

  乾枭陷入了某种不可自拔的奇异境界中,他闭着眼,面皮红扑扑的好似涂了血一样,一脸沉醉的,说出了他和她的故事。

  那是,万年之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乾枭,还是赤阳神山的少君,少年得意,年少轻狂,整日里遛狗走鹰,漫山遍野的瞎折腾。

365棋牌用户不记得可以找回来吗  赤阳神山,传承特殊,作为赤阳神山少君,乾枭小小年纪,就有了半步神明境的修为,最是春风得意不过。实力强悍,身份尊贵,从小锦衣玉食,被无数花枝招展的侍女环绕着,乾枭不知怎的,就养成了将普通女子不屑一顾的古怪性子。

  他自诩,在无尽莽荒,没有一个女子配得上他。

  所以,不知道是哪位外出游历的赤阳神山的长老,偶然间提起了娲族的试炼场一事。

  娲族的祖地试炼场,对乾枭没啥吸引力。但是传说中娲谷冠绝天下的族女,却充满了诱-惑-力。乾枭就屁颠屁颠的带着大群护卫,浩浩荡荡的跑去了南荒一个极大的娲族部族,参加了她们的祭祖大典。

  在那处部族,乾枭见到了那个部族的第九族女——娲曌。

  这就是孽缘吧?反正,乾枭就此沉沦,一颗心就这么被娲曌凭空取了去。她的一眸一笑,她的一言一语,都能让乾枭疯疯癫癫的,做出了无数外人看来简直荒唐的事情。

  也就是在乾枭的帮助下,他不惜动用了赤阳神山的某些秘密底蕴帮助娲曌,于是乎,娲曌从那一代的第九族女,踏着其他姐妹的肩膀,一路晋升到了第一族女。

  “我真傻,是的,我真傻……”

  乾枭喃喃道:“我没想到,她们部族的第一族女,历来都是要和伏羲神国的太子通婚的。早知道是这样,我应该让她……让她维持第二、第三族女的身份,不要去做那劳什子的第一族女就好了。”

  辛辛苦苦帮助自己的心上人,让她攀上了高位,然后……就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被一支庞大的军队接走,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嫁入了伏羲神国。

  “等等,娲曌的部族,和你的赤阳神山一般,在地面?”巫铁打断了乾枭的话。

  “真是废话……我赤阳神山有太古金乌精魂庇护,那些邪神也不敢轻易靠近。曌妹的部族也有她们的底蕴传承,有一颗太古传承的补天神石镇压,邪神根本无法侵入她们领地分毫。”

  乾枭冷笑道:“我们的族地,当然都在地面上……没见识……真没见识。”

  巫铁沉默不语,一旁的沧海道人兴致勃勃的说道:“来,继续,说出你的故事。”

  乾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两行清泪从眼眶里流淌了下来。

  这么一个红脸汉子,这么强悍的一尊神明境高手,如此小儿女态的流眼泪,巫铁和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又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娲曌嫁人了,自诩为老情人的乾枭如何舍得?

  他闹腾,拼命的闹腾,歇斯底里的闹腾……他甚至偷偷摸摸的调动了附庸赤阳神山的数十个部族的军队,浩浩荡荡的涌到了伏羲神国的边疆地带,侵入地下,大举进攻伏羲神国。

  那一战,打得颇为惨烈,伏羲神国和娲曌的母族联手镇压,一举将乾枭带去的大队人马扫荡一空,除了乾枭和几个贴身近卫,其他人全军覆没。

  乾枭的父亲震怒,亲自操着镇族神器,将乾枭痛打一顿,打得他两年多时间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他父亲又亲自带了重礼,跑去娲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国赔礼道歉。

  因为有太古金乌精魂庇护的关系,赤阳神山实在是一方刺儿头势力,寻常人轻易也拿他们没办法。

  所以,娲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国思忖了一番利益得失,原本已经准备联手攻打赤阳神山的他们,这才收下了赔礼,悻悻然的和乾枭父亲握手言欢。

  重伤躺了两年多,好容易恢复的乾枭,依旧心不甘情不愿。

  他好几次偷偷摸摸的跑去伏羲神国,偷偷摸摸的窥视还是皇太子妃的娲曌。

  羲族血脉何等厉害,每次乾枭刚刚进入伏羲神国边界,总有羲族长老预感到他的到来,就好像防贼一样,出动大队人马对他围追堵截。

  每次,乾枭想要见娲曌一面,都是无比的艰难。

  有七八次的样子,乾枭都是被羲族的长老亲手擒拿后,一路连踢带打的送回赤阳神山的。

  没出息的赤阳神山少主,已经成了那时候的一个大笑话。到了最后,事情已经演变到,隔上三五年,乾枭若是不去伏羲神国招惹是非一番,好些羲族的长老都有点手痒痒,有点不习惯了。

  “等等,我觉得,你们似乎有些事情,没弄清楚……你如果只是想要见娲曌,应该有别的法子。”阴阳道人突然开口:“比如说,你们赤阳神山位处南荒,你……可以用一块领地和伏羲神国交换?”

  乾枭斜睨了阴阳道人一眼:“我爹会亲手弄死我,然后发动亿万族群,将那块领地给踩碎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摇摇头,乾枭冷然道:“而且,伏羲神国的羲族,在地下世界,他们又不缺什么资源……除了星力精华。”

  冷笑一声,乾枭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阴阳道人:“可是,赤阳神山在那些邪神眼里,是异端,是邪魔,你以为,掌控了天地宇宙的他们,会有一丝半点的星光落在赤阳神山上?”

  “羲族,可不稀罕赤阳神山的地盘……所以,我和曌妹,那时候……真苦。”

  乾枭闭上眼睛,幽幽的、深情的叹了一口气。

  “最终,我实在是按捺不住我对曌妹的思念……我,总要想办法陪在她身边呀?哪怕,只是隔三差五的见她一面呢?”

  “所以……”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同时开口。

  “所以,我接受了成为赤阳神山之主的试炼……我接受了太古金乌精魄的考验,我顺利的通过了历代先祖的考验,继承了先祖传承的神力,当着所有长老的面,击败了我的父亲,成为了赤阳神山一脉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最强大的山主。”

  乾枭傲然昂起了头:“我父亲,也被称为晚年罕见的天才,但是他继承了先祖之力后,也只有神明境八重天的实力,而我,神明境十重天!”

  “然后?”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再次异口同声的问他。

  “然后……”乾枭抬起头来,感动得潸然泪下的喃喃说道:“我做了这个世界上,其他臭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一如你们所见的那样,我终于可以陪在曌妹身边了。哪怕是她丈夫,也没有任何借口可以驱赶我……”

  轻叹了一声:“甚至,她丈夫,当年的皇太子,如今的伏羲神皇,还要感激我……若非我,呵呵,他那时候,可难以继承神皇之位。”

  巫铁喃喃道:“你给自己用了宫-刑,为的就是跟在娲曌身边……为了这事情,你甚至帮她的丈夫,争夺皇位……你可真是……足够……”

  巫铁想说点心里话,骂一句脏口。

  阴阳道人和沧海道人同时打断了巫铁的话,两人齐声感慨:“果然痴情,足够痴情,真是……太-他-娘-的让人感动了。”

  乾枭一脸沉醉的笑着,笑得神魂荡飏,笑得失魂落魄。

  巫铁的脸抽了抽,他看看阴阳道人,再看看沧海道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那,如今,她在我手上。”

  乾枭呆了呆,说道:“谁?啊,曌妹……”

  乾枭从自己的陶醉境界中苏醒,他四平八稳的跪在地上,重重的向巫铁磕头如捣蒜:“武王,一切冒犯,都是本尊的错,只求你,只求你……不要伤害曌妹,什么都好商量,什么都好商量……”

  巫铁的脸抽了抽。

  他感觉,自己是个大坏人,他绑票了某个痴情男子最心爱的女子,然后逼迫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嗯,这种事情,果然是太坏了。

  可是,看看一脸泪水的乾枭,巫铁觉得,算了,还是继续做坏人吧。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和物,打击敌人。”巫铁喃喃道:“我这也是,为了武国的子民啊……”

  沉吟了一阵子,巫铁喃喃道:“你以如此尴尬的身份,蹲在了娲曌身边……赤阳神山那边呢?”

  乾枭笑呵呵的看着巫铁:“我通过了试炼,击败了我父亲,我就是赤阳神山之主,太古金乌精魄,就只听我的话……所以,虽然所有的长老,包括我父亲,都叫嚣着要废了我、杀了我……这么多年了,赤阳神山依旧是我的赤阳神山。”

  巫铁无语,向乾枭比出了一根大拇指。

  “如此,甚好……嗯,如果你能调动赤阳神山的军力,帮我抗击敌人……顺带着,我对你们赤阳神山的什么镇族之宝之类的,很感兴趣……如果……”

  巫铁自己都有点脸红,这话说不下去了。

  乾枭则是一脸坦然、淡定的用力点头:“没问题,只要你不伤害曌妹,啥条件我都答应……不就是一些死物,还有一些不相干的人手么?和曌妹相比,算什么呢?”

  “我答应,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再次无言闭嘴。

  实在是,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乾枭太配合了,让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开天录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kaitianlu/,欢迎收藏
手机看开天录http://m.ssiaec.com/kaitianlu/开天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开天录》版权归原作者血红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网游之大禁咒师透视之眼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渔色大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

平行进口车报价 | 非常美文网 |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襄阳网 | SZ中文网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